|2016年中国有色金属市场将产生三大“兴奋点”或推动价格行情触底回升|行业资讯

详情

2016年中国有色金属市场将产生三大“兴奋点”或推动价格行情触底回升

2016-01-04

 展望2016年中国有色金属市场,因为房地产加法去库存、供应侧改革和美联储加息多种因素影响,将会产生三大兴奋点,或许推动价格行情触底回升。

  一、房地产加法去库存,增加有色金属消费

  一段时期以来,中国经济持续下行,预计2015年GDP增速低于7%,2016年还将继续下行。分析中国经济增速持续滑落原因,房地产库存积压严重,极大掣肘房地产投资是一个重要方面。据估算,目前全国有6亿平方米以上的房屋库存。占压资金万亿元以上,所以2015年1-11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仅同比增长1.3%,比较去年同期11.9%的增幅急剧回落;同期房屋新开工面积则同比下降14.7%,降幅不断扩大;房地产开发企业土地购置面积更是同比下降33.1%,由此成为中国经济最大下行压力来源,也成为有色金属需求疲弱的主要因素。为此,决策层最近要求化解房地产库存。否则,稳定和激活房地产投资无望,稳定中国经济增长亦难以实现。

  与所有商品一样,消化房地产库存也可以有两种实现途径:一种是减法,即大幅减少甚至完全停止新建房屋,房地产市场需求满足主要或完全依靠挖掘前期库存。这种做法虽然也可以逐步消化房地产库存,但却会引发房地产投资停滞,引发各类金属、建筑材料、工程机械、建筑施工和物流等数十个行业需求萎缩,最终导致包括住房消费在内的全部终端消费需求萎缩,形成难以承受的巨大经济下行压力,甚至引发社会动荡,所以不能够将此作为房地产去库存的主要实现途径。

  此外,化解房地产库存还可以实施“加法”,即通过增加住房有效需求的途径,相应消化房地产库存。按照决策层部署,今后可能会在鼓励住房消费方面下点儿“猛药”:包括加快农民工市民化、降低购房成本、取消购房限制、满足购房资金需求、进行财政补贴等多个方面,这些都可以视为决策层房地产“加法”去库存的体现。现在市场传言中小城市购房可以获得财政补贴和抵扣所得税,这将是前所未有“猛药”。另据媒体报道,自2014年以来,全国已有超过50多个城市发布了不同程度的购房补贴政策。

  上述鼓励政策中,加快农民工市民化具有举足轻重的核心效应。决策层要求,通过加快农民工市民化,推进以满足新市民为出发点的住房制度改革,增加有效住房需求,稳定房地产市场。为此,住建部最近召集了地方房管部门研究去库存方案,方案提到了要促进农民购房、拆迁补偿方式变动以及加强商品房管理等内容。其中,促进农民购房是政策的主要着力点。预计有关新市民进入住房交易市场政策、城市落户政策、就业政策等配套政策将积极跟进,相继出台。

  如果这些政策能够全部实施,如果这些政策力度足够,预计今后全国房地产销售会有明显增加,房地产库存因此得到迅速消化。据测算,如果现今已经进城具有稳定工作岗位的农民工家庭,能够在国家扶持下获得城市户籍和城市住房,比如2000万个家庭,近1亿人口完成由农村人口向城市人口的完全转换(不是局部转换),按照人平购房面积20平方米计算,需要购买房屋20亿平方米,不仅现有6亿平米住房库存可以完全消化,还需要新建14亿平米住房,足以拉动中国房地产10年以上快速增长。而随着房地产库存的大幅下降,房地产投资的显著回升,中国有色金属需求势必相应增加。

  因为城市人口增加而要求基础设施能力扩容,由此带动大规模的城市扩容,带动基础设施投资建设,也会增加大量有色金属需求。有观点认为今后至少需要10个北京这样人口规模的中心城市。目前全国城市工作会议已经召开,预计会有相关城市建设措施陆续出台。

  二、供给侧改革淘汰僵尸企业,抑制过量供应

  现今中国供给侧存在严重结构失衡。在环境保护、城市基础设施、高端产品和优质产品供应严重不足的同时,亦存在供应侧诸多产能过剩,比如有色金属等行业供大于求。这种失衡,不仅产生一些“僵尸企业”造成资源浪费,也严重制约了社会主义生产目的的实现。为此决策层提出要进行供给侧改革,要求制定实施推动产业重组、处置“僵尸企业”的方案,借助市场机制和行政法律手段,通过严格环保、能耗、技术标准,倒逼过剩产能退出市场。如果2016年内有色金属供给侧改革能够破题,淘汰一批“僵尸企业”和低效供应,势必改善有色金属供求关系,提供价格回升基础。此外,现在市场传言2016年有色金属企业集体限产,其中减产精炼铜20万吨,相当于2015年产量的5%,甚至减产规模还有可能扩大至35万吨以上,这也可以视为供给侧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,要是能够实现,对于抑制新一年内有色金属过量供应,无疑是一个好消息。

  三、人民币趋向贬值,产生市场行情双重利多影响

  据有关资料,在过去10年中,人民币兑美元升值26%,在主要货币中仅次于瑞郎的31%。不仅如此,由于人民币汇率在一定程度上与美元“绑定”,这就使得人民币与美元一起对非美货币升值,致使人民币实际升值幅度更大。人民币的过快、更多升值,尤其是与美元捆绑一起升值,严重抑制中国出口,已经成为中国经济下行的重要压力来源,因此宏观决策上应当允许人民币贬值。另一方面,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减速和预期继续减速,外贸出口增速急剧回落,中国外汇储备转为下降,以及美联储加息和继续加息,也产生较大的人民币贬值压力。受其影响,预计新一年内人民币在双向波动中趋向贬值,贬值幅度不低于3%,甚至会达到5%。人民币较大幅度贬值,会对中国有色金属市场产生两个方面的利多影响:一是提高精矿、镍矿、废金属及能源等进口成本,有色金属成本支撑增强;二是使得有色金属出口(包括间接出口)更加便宜,提高其出口竞争力。

  由于上述几个兴奋点的影响,如果不出现大的意外,2016年内,尤其是在下半年,中国有色金属价格行情或许利空出尽后触底回升。